杭州越剧院UCLA演出

杭州越剧院美国UCLA-心比天高演出

2014年3月6日 美国洛杉矶UCLA勋伯格厅

Hedda, 2014 UCLA

Hedda, 2014 UCLA

Hedda, 2014 UCLA

Hedda, 2014 UCLA

Hedda, 2014 UCLA

Hedda, 2014 UCLA

Hedda, 2014 UCLA

Hedda, 2014 UCLA

Hedda, 2014 UCLA

Hedda, 2014 UCLA

Hedda, 2014 UCLA

Hedda, 2014 UCLA

Hedda, 2014 UCLA

by 淡烟乔木

周三随洛杉矶越剧团去给来此演出的杭州越剧团接风。我几年前也曾奇怪过,洛杉矶也有越剧团,一半专业演员,一半业余演员,只因为,这些年出国的演员实在太多太多。到了饭店,发现演员出身的人出门真是不一样,个个光鲜靓丽,才想到自己根本没化妆。团长跑过来,一会要照相的,赶快去化妆。于是我和另两个穿牛仔裤的科学家一起去洗手间。过了半个小时,专业团队到了,人家却个个灰头土脸,素颜朝天,不觉想到了是真名士自风流。

周四去大学里面看演出。这出戏也是新编改革剧之类的,基本可以算带越剧唱腔的话剧。剧本是西方的故事,所以直指人心,讨论的是人性的种种欺诈,和东方剧本里的那些脉脉温情完全不同。感觉还不错了,剧本写得还算漂亮,至少有思想,而且表达明晰。只是戏曲的魅力在于唱念做打,这种寓言式的话剧中,基本没有什么台步水袖了,主角的舞蹈实在已经是后现代派的了,所以还是舍弃了传统中原本的意境。一声叹息,总是看着有几分单薄。

徐铭还是很出彩,一开口便不同,浑厚缠绵的嗓音像极了范瑞娟,只可惜编剧没有给他安排大段的唱工戏。她的嗓音条件实在太好,而范派又那么难,对先天的条件要求还是挺高的。徐铭的遗憾在于她外貌不是那种灵秀型的,很难在台上塑造那分翩翩君子的风骨,而这偏又是传统越剧的核心。不免想到许杰,唱得那么好,只因为个子太高,再穿上靴子,竟然无佳人可以配他这位才子。看来人生难以求全。

后记,其实传统越剧的才子佳人戏和今天的韩剧有类似之处,都是女人幻想出来的世界。越剧小生索性全由女生来演,倜傥,潇洒,多情,体贴。看多了传统越剧,也会一样嫁不出去。因为戏里的男人,在生活中实际不存在。

by frada

工作人员的辛勤劳动太让人感动了。尤其是跨国合作,音效小弟弟,灯光大叔,服装姐姐,等等等等,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也顺利完满地完成了任务。音效小朋友,全程自己独立操作的音效哦~~~~完全陌生的仪器。特别喜欢看乐队,一丝不苟认真滴在幕后进行演出,优美的音乐声从侧台幽幽地飘出。代表海达内心的大鼓大叔非常酷,虽然出场时间非常短,但是走台的时候,仍然很严肃认真滴在侧台从头端正坐到尾,以至于美国的工作人员误认为他是来蹭戏看的闲杂人等,问我是不是要把这个人移走。。。。哦,还有一个在走台的时候就看呆了的老外。。。忘记自己工作了。。。。

开场代表海达内心澎湃的大鼓之后,梦幻的场景出现了,初恋的美好回忆如同梦境般浮现。蓝色的灯光撒下来,文伯哥哥一袭白衣翩然而至,和紫色的海达一起剑舞。感谢灯光叔叔。下午详细解释如何用灯光营造出这样梦幻的场景,然后我们再翻译给老外,大家一起调灯光。晚上看效果超好。思孟哥哥出现了,太不忍心了,这么帅气的思孟居然演绎的是一个世俗的尘世中的普通人。海达是不寻常的,所以思孟离开了她,选择了希亚。希娅表妹,灵动,纯真,善良,执着,海达内心起伏,不能自已。海达纷飞的思绪化作剑舞,却被猥琐的白大人打断了。。。为了衬托白大人的猥琐,思孟重又上场,全身都是软弱世俗。浪子和才子一般都是活在记忆中或者传说中的,因而显得特别美好。可是传说中记忆中的浪子才子活生生地走出来了,怎么不叫海达心潮澎湃,往事如潮水将他们淹没。笙箫管笛,取酒作歌,欢宴中隐藏的是5个人的各自心怀鬼胎。名利和欲望,将有的人紧紧羁绊,坠在尘埃,也将有的人内心化作魔鬼,烈火焚心。红色,是地狱的烈火,也是内心的原罪。海达在挣扎,在思考,最终烈火吞噬的,不只是书稿,也是她的人性。火焰越烧越猛,海达内心的魔鬼连同水袖一起飞舞,却被另外两人接住,他们也将一起燃烧。不甘与之共沉沦的海达选择了自我毁灭,即使是离开,她也是孤独骄傲的。

肃穆的音乐中,谢幕开始。代表的原罪的红色海达,最后出场。其他4个角色分别是人性中的善良,率真,贪婪和世俗。短短一个90分钟的戏剧,试图将人性多方面诠释,易卜生的原著基础浑厚,改编成越剧后略显沉重。

不得不多说一句熊熊烈火。这个改编版本的这个场景让人强烈的联想到威尔第的这个著名唱段。Stride la vampa是威尔第著名歌剧游吟诗人中的著名女中音咏叹调,描写一个复仇的女子回忆起自己多年前将孩子投入烈火中焚烧复仇的事情。这个场景是如此相似:都是疯狂的女人,都是熊熊烈火,至于主题,海达不断地说到,书稿就是文伯的孩子,于是她将书稿撕碎焚烧,如同毁灭了文伯的孩子一样。

西方的女性这样疯狂的角色太多了。不同的是,歌剧中这种邪恶的,或者说失去理智的女性大多是女中音演绎,以女中音华丽的花腔来烘托邪恶感。舞蹈动作并不多,情感的波动用花腔表达了。越剧里面却用了女高音,加上大段的水袖身段来进行内心独白。一中一西,一高一低,一静一动,传达出不同的疯狂。--不过我觉得歌剧女演员如果要有身体语言太困难了,虽然有各种传说中的超级牛人大师可以躺着唱倒着唱,不过人家天赋异禀,大部分人还是得老老实实站直了,保持腔体打开,各种共鸣进行轰炸。戏曲边舞边唱的段子不要太多,行路,追鱼,还有这个海达,大大增添了舞台的感染力。

FacebookTwitterGoogle+RedditQQSina Wei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