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艺术家洛杉矶演出

Title-essay

上海艺术家洛杉矶演出杂记

詹小玲

7月14日星期五晚欢迎酒会

本来7点钟该开始的酒会8点才开始,因为演员们去这边一个很大的中文电台做了一个小时的现场直播节目,节目是6点到7点,再加上堵车,快8点演 员们才来。酒会是自助餐式,大家吃得差不多后节目开始,我们越剧沙龙先唱,后来一想,这个安排很合理,专业的要是先唱了,业余的哪里还敢唱。沙龙里乐容娣 第一个上去唱了一段傅派《记得草桥两结拜》,我是第二个唱,唱了《琴心》,唱完都是被主持人让专业演员点评,傅派是陈颖点评,袁派是方亚芬点评,我心里当 时那叫一个紧张呀。然后是单仰萍和王建华合作了一段《爱歌》,这次主持让毛猛达点评。

接下来是专业演员开始唱了,先是茅善玉,李建华唱,可惜我沪剧不太熟,不知道唱的是哪段,就是觉得挺好听的。然后是陈颖,唱了一段《西湖山水还 依旧》,我从没有听过陈颖唱这一段,感觉不错,伴奏听着和浙百的很不一样。接下来是方亚芬,她说本来准备的是《琴心》,不过已经被唱过了,那就改唱一段 《夸夫》,我心里那叫一个汗啊。这个夸夫的伴奏我以前也没听过,比较的慢,听起来还是很过瘾的。接下来单仰萍唱了一段《劝黛》,感情细腻,委婉。再然后是 滑稽,酒会是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结束的,等出来已经是快11点了。

7月15日周六下午烤肉会

洛杉矶这几天特别热,烤肉会是在这边一家豪宅里举行的。逮到机会和沈于兰老师聊了几句,这次演出沈 老师特地从纽约赶到洛杉矶为他们配戏,原来是吴凤花,陈飞,吴素英他们都要来的,可惜因为签证原因没有成功,再后来章瑞虹也没有来成,所以这次全是花旦们 出来了,这样沈老师就很辛苦了,要和陈颖演十八相送,和单仰萍演葬花,和方亚芬演打金枝。

我时刻惦记着我的龙套角色,而且这次因为人员关系,4个宫女变成2个,一个是先拿花后拿灯的,一个是先端果盘后拿蒲团的,我演后一个,生怕演砸,细节问得很详细,后来沈老师和方亚芬帮我排了2遍,心里才稍微有些底了。闯宫的灯他们带过来了,但是果盘没有,于是要现去找,蒲团也没有,要想办法弄。这次演出的道具大部分都是从这边一个古董家具店租来的,林妹妹焚稿用的火盆是用一个厚重的鱼缸代替的。感觉这飘洋过海来演出一趟真不容易啊。

晚上近距离看沈老师和仰萍排了一下葬花,看亚芬排了一下打金枝,亚芬好像是第一次演这个戏,每次到公主扭啊,噘嘴啊的时候,总是特别夸张地娇蛮了一下,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她自己也特别开心。

这次烤肉会完后对他们三个的印象是:

陈颖和蔼可亲,忽闪着大眼睛,感觉能和你走得很近,可以做好朋友那种。

仰萍很有黛玉的气质,颇有些忧郁的感觉,让人很不忍心打扰她。

亚芬活泼灵动,俏丽大方,感觉性格豪爽,颇有侠女风范。

7月16日星期日下午走台

中午1点钟赶到剧场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忙起来了,家具也陆续到了,鱼缸来了之后,和仰萍一起把我从家里带来的锡箔纸细细地包起来,远看效果还不错。我一看他们拿来的果盘,一个长方形木盘子里,放着5,6样新鲜水果,我一端,还挺沉,怪不得真正舞台演出要用道具的啊。这还算好,十八相送里四九挑的包袱,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找来的2个正方形的木头墩子,特沉,包上包袱皮虽然很像模像样,可是四九挑上去走路可费劲了,狠同情了她一把。家具店里租来的红木家具,个个都是有分量的,好在搬道具有男同志们上,那些家具标价我一看动撤都是上千美元,令人咋舌。

舞台上有空调,但是化妆间里面没有(或者有,冷气不足),中间帮忙去熨戏装,挥汗如雨的,断肠人中有条百褶裙亚芬拿去干洗,结果干洗店把褶子都熨平了,害得她趴在地上熨了好久才复原,我也不知道那个怎样熨才算好,也不敢上去帮忙。

正式走台从下午3点开始,带小麦试音响,字幕,灯光,道具等等。原本5个小麦后来只有4个 能用,原来排好的麦序要重新改,我又接了一个任务:负责催场,还要检查演员小麦开关与否,带对号与否。打金枝走台的时候,发现那个临时找的蒲团很小,沈老 师靴子又高,不太容易踢得到。音乐因为带的是伴奏带,中间还需要暂停的,负责音乐暂停切换的好象不是很懂戏,不知道哪里该停该起,我在旁边干着急,很想去 帮忙管音乐,可惜音乐在剧场后面,我不可能去,需要停换音乐的是葬花和打金枝两出戏,只好天保佑这两个戏不出状况了。

到5点多吃完盒饭后,就要开始准备化妆了。

7月16日星期日晚上正式演出

终于一切就绪,小麦控制,灯光控制都输入到电脑里面了。

我偷空从帘子后面瞧了一眼,看观众来得还挺多。

他们的妆画得很快,画好后一个个都是漂亮得惊人,第一个戏十八相送,我还在后面忙活着化妆,听着音 乐,发现沈老师范派唱得真是很棒。可惜的是自始至终我都没有空到台侧去看一眼。第二个是亚芬的断肠人,听见她一出场就有观众鼓掌,唱得自然是行云流水了。 接下来是沪剧的家,再就是滑稽“打麻将“。后来是陈颖的阳告,唱到一半的时候我终于化好妆找到空跑到台侧去看了戏,真是不错,尤其是后段大幅的水袖,身 段,观众掌声不断。等我回到化妆间一对比,就和没画一样,太淡了,腮红眼影啥的颜色都太淡,唉,可惜了我周六特意去买的贵贵的化妆品,颜色都不对。沈老师 瞅了我一眼,说太淡了,要加颜色。我也没有啊,这时候亚芬正好帮王建华化完妆,于是提起笔帮我开加,刷刷几笔立马效果就不同了,妆画好后开始戴头套,又是 亚芬帮我整理的,再后来的服装也是亚芬帮我穿的,现在想起来真是汗啊。

外面中场休息后,演到葬花的时候,下午走台时音乐出错的地方倒是没出,可是人沈老师想当初刚唱完, 大幕呼啦啦就落了,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仰萍换服装真是快啊,葬花下来就是焚稿,时间那么短居然一下就完成了,佩服得要死。演紫鹃的吴素飞原来在上海越剧 院,后来到滑稽剧团,现在在洛杉矶,她也算是过来帮忙的,特忙,先是演十八相送里面的银心,然后演紫鹃,然后演滑稽戏里的一个角色,最后演宫女,中间要从 古装换到现代装,再换回古装,那个换服装,戴头套的速度也是惊人的,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没想到焚稿演的是全折,看着很过瘾,仰萍这个戏演过只怕有好几百 遍,但演得还是那么认真,投入,似乎不是演,而她就是林黛玉。接下来是王建华的哭灵,我后面忙活去了,也没看着,不过听着是很不错的。最后压轴戏是打金 枝,还好剧情上宫女的眼睛应该是一直跟着公主的,算是近距离看了一回亚芬的背影戏,中间和亚芬的交流就是公主等着驸马进宫的时候,我给她示意看果盘好不好 啊,她点点头,意思是好啊,然后我就去拿蒲团了。郁闷的是音乐果真出错,郭暧进宫那段完了之后忘了停,结果打碎红灯的音乐响起才停,又不可能倒退回去,好 在亚芬跟音乐本领极强,直接从红灯开始起唱,音乐合得极好。更郁闷的是后面郭驸马“呸“之后“你休道郭家富贵全仗你“的音乐干场了半天才起,咳,也不知道 演员们在台上如何,我在台侧也看不见,急得要死。不过演员们临场经验真是丰富,一点也没影响情绪。

等演出结束已经是快10点40了,有观众上来合影呀,送花什么的。等一切收拾完毕,大家一起去大上海宵夜,意外的发现何英也来了,她应该是来看了戏,宵夜的时候一直和陈颖坐在一起,可惜我不和他们坐一桌,只能时不时回头过去张望一下了。

等晚上到家已经2点多了,整个人象虚脱一样,不过,这是一次毕生难忘的经历,也忙,也遗憾没能看上演出,但总算是为他们的演出成功出了些小力,心总是快乐的。

演出后记

他们演出完后第二天去拉斯维加斯玩,这个周末就回上海。当时记得演完在收道具的时候,还有观众来问我,还去哪里演出么,还会再演么,当得知只演这么一场后还挺失望的。是啊,洛杉矶5年才来这么一场带越剧的演出,实在太少了,可从这演出看来,办一次真辛苦啊。

这几天我似乎一直都没缓过来,只是想起答应过叶子要写些东西上来的,这就熬夜写了这么些,遗憾的是演出时我自己没法照相片,不过我们这边已经有人专门摄影,专门摄像的。估计要等过一两个星期我才能想办法弄来,到时候再与大家一起分享。

 

 

 

 

 

FacebookTwitterGoogle+RedditQQSina Wei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