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寻梦之路

Title-essay

追梦寻梦之路

王建华

2013年

这不是一个人的舞台,这是无数热爱越剧、关心越剧、扶植越剧的观众、前辈、姐妹、朋友、亲人的心血结成的一个世界。这不是一个海外热爱越剧的徐派弟子的汇报演出,这是老师、前辈、好友、姐妹、舞美、乐队共同呈现出来的一场友情奉献。

我从小就有一个梦。那就是要在越剧的戏台上,尽情地演啊,唱啊。记得小时候,阿婆常带我去看越剧。一进戏园子我就着了迷,两只眼睛盯着戏台转。每次听戏回来,总会煞有介事的依依呀呀唱上一通。姐姐和她的一帮同学常常把我打扮起来,让我披上红红绿绿的被单,站在床上唱戏。终于有一天,我梦见自己穿着苹果绿的蝴蝶袖连衣裙,坐在长长的条凳上看戏。忽然台上的演员不见了,只见一个大房间里挂满了红红绿绿的戏服,我刚伸手一摸,戏服就变成了一位翩翩书生。那书生一手执扇,一手拉着我走到戏台中央。大幕打开了,灯光晃眼,我不知所措的站着,台下笑声,掌声一阵阵响起来——

从此,此情此景就在我心中萦绕,我盼着有一天真的走上舞台,真的在观众的笑声和掌声中扮演痴情的贾宝玉,风流倜傥的张生和月下长叹的张珍,而这些人物的塑造者、表演艺术大师徐玉兰就成了我一生崇拜的偶像。

机会来了,2001年初,戏曲推广活动家孙黎莉组织十几位戏曲界名演员访问洛杉矶,徐派传人钱惠丽来到洛杉矶,她俊美儒雅的扮相,细腻酣畅的表演,一曲《哭灵》把我魂牵梦绕深藏心底的爱勾了出来。她热心仗义地把我引荐给徐老师,从此踏上了我的寻梦之旅。

2001年6月19日,我正式拜徐玉兰为师,众多戏曲界泰斗和亲友在华侨大厦见证了这一时刻。我在舞台上演的第一出戏是《红楼梦》中“葬花”一折。从此我每年都要回到上海向老师学戏,徐老师亲自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示范,那一年她已经80多岁了。相隔万里,无法常常当面请教,我就在越洋电话的一头唱,而徐老师则在另一头教。徐老师在艺术上的精益求精,使我们这一辈人感到惭愧,我深受教育。我的业余爱好在海外立刻得到了各方面的支持和重视。洛杉矶越剧团在美国上海人联谊会的支持下成立了,不断获得了成功。这是推广中国优秀文化艺术的一个阵地,通过努力,让更多的海外华侨和美国人民了解越剧,喜爱越剧。

    十年追梦寻梦之路虽不平坦,但我享受了友情的温暖。十年来,素不相识的人走到一起,成了朋友和知己。洛杉矶越剧团从小到大,开创了洛杉矶戏曲舞台靓丽布景,中英文字幕,名家汇集的先例,受到美国主流社会的关注。《美国有个越剧团》纪实片在上海电视台多次播出,中美两国的媒体都多次报道。十年来这世界给予我真诚的关爱和帮助,让我永志不忘。

    想要感谢的人实在太多,虽然怕挂一漏万,我还是要不揣冒昧地在此感谢上海越剧院各位领导为扶持海外越剧推广做出的努力和安排,以及市侨办领导的一贯支持。感谢许霈霖,徐延安,李亚忠、袁太(郑威娥)共同策划了这台节目,名主持人叶惠贤对洛杉矶越剧团和我个人的友情支持,钱惠丽、单仰萍、方亚芬、张永梅等名演员对我的提携和帮助,朱裕民会长、刘冰会长为首的美国上海人联谊会的长期鼓励和支持,苏浙沪同乡会多年来的关爱,萧绮华,周瑞萍,王希滢,时代红共襄盛举,张磊、彭大庆的精美设计和印制。最后感谢我的家人们一贯的支持和厚爱。

 

 

 

 

 

FacebookTwitterGoogle+RedditQQSina Weibo